供应链竞争:跨境B2B电商的“初心”?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北京报道[编者按]: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已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企业的运作方式。但是, 仅仅通过电商销售产品是否就构成了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呢?当传统电子商务成为“信息发布”和“价格竞争”的平台时, 中国制造业如何实现产品质量和利润的双提升?如何在扩大出口的同时提高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中国跨境B2B电商的“初衷”应该是什么?为此, 带着以上问题, 我们采访了北京大学国家竞争力研究院院长郭云涛, 希望能为读者得到一些答案。华夏时报:郭院长您好!这是一个疯狂的电子商务时代。人们认为, 电子商务最初是作为制造商和消费者之间的桥梁, 去除了许多中间营销和利润剥削环节, 通过物流和配送实现了制造商到消费者的“双赢”。情况。不过, 目前看来, 这种理想设计下的“双赢”模式似乎还没有实现。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应该进行怎样的反思?郭云涛:一个新事物, 一开始有一个粗略的成长过程。电子商务也是如此。在发展过程中, 出现不正当竞争、低价倾销、假冒伪劣商品泛滥、监管漏洞等现象属正常现象。这不仅出乎监管者、生产者、消费者乃至平台运营者的意料, 也是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问题。但是,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 确实是时候反思了是时候结束了。反思不仅仅是批评, 而是思考发展得更好、更健康。我认为, 有几个原因需要考虑。一是与模型本身有关。目前国内电商的运营模式是“搭建平台——吸引卖家上门——引入广告流量——吸引买家购买——其他附加服务”。显然, 这种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必然会成为“信息发布”和“价格竞争”的平台, 最终只能是低价竞争。二是产能严重过剩。比如24个产业中有21个已经过剩, 联合国有500个主要产业品种, 中国有228个全球产量第一。结合上面“信息发布平台”的电商模式, 价格竞争是不可避免的。 .三是信用缺失, 假货泛滥也就不足为奇了。四是法治建设亟待完善。如果违法成本过低, 违法行为将难以遏制。此外, 由于电子商务是一个新事物, 各种法规仍在制定中。华夏时报:跨境电商发展迅猛。如果还是上述电商模式的“海外版”, 是不是很难达到促进出口的目的?郭云涛:正如我们的决策重心从需求侧刺激转向供给侧改革一样, 我们在需求侧讨论和实践了多年的“三驾马车”。为什么今天要聚焦供给侧改革?因为只从“三驾马车”的需求端看问题是无路可走的, 因为传统的物理世界已经变成了新技术驱动下的多维数据世界。世界, 因为数据世界正在解决人类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同样, 对于跨境电商, 也需要换个角度思考。卖中国制造是不是最终目的?通过所谓的跨境电商销售产品能否构成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当电子商务成为“信息发布”和“价格竞争”的平台时, 中国制造业如何实现产品质量和利润的双提升?如何在扩大出口的同时提高国际竞争力?所有这些都需要我们认真反思。华夏时报:这是一个新的视角。您如何解释自己的竞争力问题?郭云涛:从竞争力的角度来看, 21世纪企业的竞争不仅仅是技术、产品、人才和市场的竞争, 也不是简单的企业之间的竞争, 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竞争, 还是引用著名供应链管理专家马丁克里斯托弗的话说:“市场上只有供应链没有企业。”尤其是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 生产要素全球化配置, 产业链全球化, 化学分工全球化, 供应链建设全球化, 人才全球化, 产品全球化,

资本全球化。因此, 很难说一个企业仅仅通过建立国内供应链就能实现强大的全球竞争。力量。正如弗里德曼先生在《地球是平的》一书中所说, “公司成为具有统一全球框架的实体, 不同国家和地区将承担整个工作的某一部分, 这样才真正实现了最优的最优组合, 即以最合适的成本把最合适的工作放在最合适的地方。
       ”让我们以波音为例。波音最初的供应商仅限于提供原材料, 主要生产集中在公司内部。例如, 在 1980 年代, 只有 2% 的波音 727 项目是由波音以外的供应商完成的。到 1990 年代, 外国供应商的参与率跃升至 30%。波音“跨国供应链”已形成规模。到波音787时, 已经完全采用“全球供应链”模式。飞机90%的零部件由供应商制造, 高达70%的零部件由国外供应商制造。波音只负责少数零件生产任务和总装任务。可以想象, 如果大量的中国企业能够参与到波音的全球供应链竞争中,

这说明中国企业是真正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同样, 如果中国企业的供应链也可以逐步甚至完全采用“全球供应链”模式, 也可以让全球供应商参与提供设计, R只有通过应用链, 企业才能获得强大的国际竞争力。然而, 跨境B2B电子商务如何帮助中国企业获得这条供应链的竞争力?郭云涛:中国企业只有快速融入全球主流供应链贸易体系, 在将中国产品“卖”进全球供应链体系的同时, 也能“买到”全球优质产品, 提升和提升加强中国企业的供应链体系。 , 使中国企业可能具有国际竞争力。渠道和信用是中国企业进入全球供应链贸易体系的最大障碍。在全球一体化进程中, 多年来逐渐形成了作为渠道的全球供应链交易网络体系。同时建立了相关的信用规则体系, 全球供应商具有一定的稳定规模。中国企业想要参与其中, 并非易事, 需要政府、企业、平台机构、服务机构等方方面面的综合努力来实现。
       如果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 企业需要有强烈的参与意识, 平台机构的准入和注册服务, 供应链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 外贸专家的贸易撮合服务, 大数据数据信用服务需要利用大数据决策, 实时掌握全球需求, 国际物流公司的运输服务, 便捷的报关、清关、退税等服务。显然, 目前“信息发布”和“价格竞争”的跨境B2B电商渠道不足以帮助中国企业进入全球主流供应链贸易体系。我相信, 如果中国的跨境B2B电子商务不仅仅是简单地“卖”中国产品, 而是通过便捷的渠道和精细化的服务, 可以帮助中国企业快速融入全球供应链交易网络, 帮助中国企业将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链与全球视野相结合, 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最具竞争力的供应链合作伙伴, 增强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这无疑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应该是中国跨境B2B电商的“初衷”, 可能是未来中国跨境B2B电商的重点和方向。华夏时报:如果中国的跨境B2B电子商务无法实现您所说的“初衷”, 那么, 还有其他国际供应链交易平台可以帮助中国企业快速进入全球供应链体系吗?郭云涛:世界是平的。
       如果你“站在世界看中国”, 中国的跨境B2B电子商务只是全球供应链交易网络体系中的“沧海一粟”, 如被收购的ARIBA全球供应链交易平台全球知名管理软件公司SAP, 是“买方驱动”的供应链配置平台, 成立于1996年, 至今已有近20年历史, 覆盖全球190个国家和地区, 全球财富2000强企业76%采购在这个平台上, 2014年全年交易额超过8000亿美元, 不久前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中国总理见证落户中国长三角协议时, 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当然, 中国企业如何进入全球供应链贸易网络, 还需要在信用和服务方面下功夫。毕竟, 绝大多数中国企业还没有真正进入全球供应链体系。我也相信中国企业应该寻求和合作的供应链交易平台还有更多。华夏时报:互联网从消费领域转向工业领域是必然的发展趋势。这也是未来“工业互联网”的力量所在。您如何看待工业互联网与中国企业竞争力提升的关系?郭云涛:互联网正在从消费端向行业端转变, 会给行业带来巨大的变化。随着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发展, 万物皆可感知, 线下的人、物、物会产生大量的数据, 人类可以利用这些数据了解线下的人和事. , 东西, 这也是人类第一次真正了解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物理世界。工业互联网主要以生产者为主要用户, 通过渗透到设计、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各个环节实现价值。对于企业来说, 他们能知道他们的客户是谁吗?个性化定制要求是什么?您使用您的产品多久了?它在哪里使用?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是否存在故障并需要更新?可以说,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 生产者和用户通过“数据交换”实现了无缝连接。这就是工业互联网的魅力, 它将引发企业商业模式的根本变革。这样, 生产可以满足主流消费需求个性化、多元化, 生产小型化、智能化、专业化也可以形成产业组织的新特征。当然,

企业的市场竞争将逐渐转向以质量为基础、以差异化为基础的竞争。当然, 这也可能是跨境B2B电商平台等平台的创业者下一步可以努力的方向。例如, 打造以消费者为中心的设计、生产、供应和销售一体化, 支持全渠道营销模式的组织协同和一体化, 实现商品、库存、订单和结算的一体化管理, 以及准确无误地基于大数据。全球销售营销一体化互联网平台相信对提升中国企业竞争力, 促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有很大帮助。华夏时报:当工业互联网真正形成的时候, 我相信全球一体化会更加具体,

我相信到那时地球真的会变得“平”。您认为中国企业如何适应这种“平台经济”?郭云涛:民间有句古话,

“不如做鸡头凤尾”。相信这种文化仍然在许多中国人的思想中凝固。当世界逐渐变得“扁平化”, 当因时空隔离而支离破碎的物理世界被统一的数据世界所取代, 当高粘性的平台经济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时, “我宁愿做一只鸡” 。” “头”终将成为滚滚历史潮流中的笑柄, 因为“凤”在天上飞, “鸡”在地跑。所以,

我们希望中国企业家要有“从世界看中国”的眼光, 能够迅速融入更多的全球平台经济体, 包括成熟的供应链交易平台, 参与竞争, 而不是固守“一城(国), 一个世界”的惯性思维。
       再说一次, 不管你喜不喜欢, 世界已经是“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