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苛求房产税马上见效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赵晓陈金宝 近日, 湖南湖北两省将实施房产税改革的消息层出不穷。在经济下行、房地产调控措施面临考验的敏感时期, 这一事件再次牵动了地方政府、购房者和开发商的神经。有意思的是, 近两年来, 这样的房产税试点传闻和驳斥屡见不鲜, 暴露出一种矛盾心理:既想加快房产税改革进程, 又害怕遭到反对。产生矛盾的根本原因在于, 每次有房产税试点要推进的消息, 总会引来一波学者、媒体和公众的质疑。综上所述, 疑点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征收房产税只会让地方政府更便宜, 他们担心房产税会成为地方政府新的“收钱工具”, 从而增加了人民的负担;对房价的抑制作用非常有限, 担心调控房价只是房产税实施的“好借口”。事实上, 公众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
       上海和重庆的试点效果不佳就是很好的证明。
       但是, 笔者认为, 这个问题是混淆了征收房产税的长期和短期影响而导致的认识不足。从长远看, 实施完善的房产税制度有以下政策目标:一是完善我国税制, 为地方财政开辟稳定、长期的收入来源, 为地方财政筹集资金。城市发展;二是调整收入分配, 缩小贫富差距, 引导合理三是可以有效抑制投机性住房投资需求, 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房价过快上涨。
       我国现行财税体制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流转税(主要包括营业税、消费税和增值税)比例过高, 超过70%, 而所得税(主要包括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比例不足。 30%。由于这种“拔鹅”式的流转税大部分最终会转嫁到最终消费者身上, 所以普通民众才是税负的实际承担者, 富人的实际税负可能低于穷人的实际税负。税负, 明显违反了税负的公平原则。二是现行的财政分配体制导致财政权力更加集中在中央和省级政府手中, 导致市县财政经常受到约束。这种情况的直接后果是, 一方面地方政府不顾一切地招商引资, 另一方面又过于依赖土地出让收益。因此, 房地产税的开征, 对于完善我国的财税体制, 缓解上述两个问题具有绝对的好处。在国外, 房产税的开征历史悠久。美国 50 个州中的每一个州都征收财产税。无论你拥有一栋还是多栋房屋, 税率基本上都是美国房屋价值的1%到3.3%, 每年征收一次。然而, 大多数美国人并不抗拒缴纳财产税。美国的财产税由县、市和学区征收, 联邦和州当局不征收财产税。一般来说, 房产税与三者的比例为1:1:5。这为地方政府维持地方财政各项支出、改善公共设施、为人民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良好福利奠定了财政基础。优美的社区环境、免费的中小学教育和校车接送、社区治安, 所有的公共服务都离不开房产税的财政支持。因此, 征收房产税的关键不是看是否增加了老百姓的负担, 而是看是否“取之于民, 为民所用”。美国人口密度比我们低很多, 人均收入比我们高, 很多地方的房价比我们低, 但是你听说过多少美国人在美国拥有多套房子或多套房子同时?在中国, 拥有多套房子的人确实很多, 因为大家都把房子当成投资产品和存钱罐。前段时间, 我的一个朋友和家人从美国回到中国。工作稳定后, 他赶紧回美国卖房, 因为每年一万多美元的房产税让他心疼。试想一下, 如果我们对一个家庭拥有的第二处房产征收 1% 的房产税, 对第三处房产征收 2%, 对超过三处房产征收 5%, 会发生什么?政策的信号效应将迫使投资者大量抛售手中囤积的存量房, 房价必将大幅下跌。那是不是也说房产税对抑制房价没有作用呢?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是, 有中低收入的人买不起房子, 有的富人买了很多房子,

到处投资房地产。正如一位知名人士所说, “中国房价异常高的一个重要原因不是买不起房。人太多, 但买得起房的人太多。 “既然如此, 何不顺便打起房产税的旗号‘劫富济贫’呢?放弃生意, 全民投资房地产, 为了享受巨额利润, 异常的“逆向选择”行为必须依靠房地产税收政策及时纠正。目前大家一致认为, 我国房地产调控需要尽快建立一个长效的制度框架。这个框架包括四部分:一是重组中央与地方权力和财权关系;二是确立三是改善收入分配结构, 缩小贫富差距;四是重建土地制度。这也是房地产调控市场机制, 常被称为行政调控的替代方案。 rt 房地产税。不是房地产税无效, 而是目前房地产税的实施还缺乏完善的相应​​配套措施。立法程序、全国房地产信息联网、房地产盘存评估技术问题、财税体制改革、土地制度问题等。上海和重庆的房产税。房屋征收0.4%至0.6%的房产税;重庆对独栋商品房和高档住宅征收0.5%至1.2%的房产税。两地不征收存量房, 购买时一次性征收。它不是每年都收集的。征收范围这么窄, 税率这么低, 当然, 它既不能补充地方财政收入, 也不能抑制房价, 所以房产税的作用不能讨论。这其实是人们质疑房产税的根本原因。但是, 我们要看到的是, 征收房产税是大势所趋, 必须迈出重要的第一步。你不能总是犹豫不决, 向前看向后看, 雷声大雨小, 没有第一步, 最后的完美从何而来。
       随心所欲地改变, 它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当然, 加强预算透明度,

监督决算, 真正落实“税取其民, 为民所用”, 也是我国政府应该采取的行动。否则, 房产税的长期影响将大打折扣。